培训平心
学校
平心
疫情1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优秀作文 > 优秀作文 >
平心在线的一千零一夜

分房八年,离婚三年,男人是个什么味儿,表面上我嘴硬说不婚主义,夜半三更还是会孤枕难眠,寂寞像一瓢黑漆麻乌的孟婆汤,总是在辗转反侧的某个瞬间泼我一脸。

 

再说一个人的柴米油盐,也实在无味得很;一个人的管道马桶门锁家电,也坏的有点频繁。

 

也不是没有男人围过来跳圆圈舞,像孔雀一样抖抖羽毛开个屏。

 

可是我被初婚伤透了,当年有情饮水饱,不惜与父母翻脸决然下嫁,如今哪怕来一个团的屌丝匍匐在地抱着我的脚跪舔,若有幸再扯红线,我也坚决不能再拿婚姻搞长期扶贫。

 

想当慈善家我难道不会去希望工程么。

 

朱清华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了我的情感堡垒。我们相识于一次高端聚会,席间都是来自政商文化届的名流,快开席的时候朱清华抱了一箱茅台进来,望着其中一个来自央视的主宾说,堵车来晚了,哥。

 

接着开了酒,他依然像木桩一样立在那里,倒了一圈酒,又把面前几杯倒满,向众人比了一个圆,说,我自罚三杯。

 

他仰头把烈酒白水一样一杯一杯一杯倒进喉咙,酒杯往桌上一磕,抬起宽宽的双眼皮,把大大的眼珠放出来,眼神与宾客们涣散地交接,我赶快埋下头研究端上来的菜品,他喝酒的画面像夸父渴饮五湖四海一般豪壮,在我眼前的餐桌玻璃上晃了又晃。

 

他寒酷的气质和满席宾客的胁肩谄笑截然不同,法令纹刀刻一般,神情里淡淡的刚和横,都可以与寒酷的酷字重新排列组词打包为他所用。

 

有点《赤道》中黑帮老大肇志仁的味道,张学友那么面善一个人,演起反派也是绝了,令人望而生畏。

 

2

 

宴会上看起来他扮演的像是央视咖的小弟,但是他眼神中有掩藏不了的犀利,实在有点让我出戏,觉得他更像敛锋遮芒的幕后大佬。

 

央视咖姓郜,据说是某栏目的制作总监,大家都叫他郜总监。我是被政府部门一个副部长带来,说是要与郜总监的栏目合作一个文化传媒公司,让我做其中的文字工作,我们刚刚在宴会前的小会客厅短暂见了个面。

 

副部长向郜总监介绍我是年入百万的自媒体博主,粉丝众多,文笔了得。郜总监眼底的小火苗亮了一下,之前的不经意瞬间消失。

 

所以当他在宴会上忽然向我敬酒,还长篇大论点评我的长相和穿着,说我是被休闲的旧毛衣耽误了的第二眼美女,又建议我出席宴会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才能烘托我的美貌和气质,我一点也不意外。

 

但是宾客们都望着我哈哈哈笑,起哄说干了吧,美女,好酒不醉人!

 

我莞尔一笑,坚持不喝。

 

我说我从不喝酒,真不能喝。

 

或许我可以在家把自己灌醉,但在外面我从来滴酒不沾,我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才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观察众生。我想这是一个写作者的与生俱来的禀赋。像是一种操守,却是来自天然的馈赠。

 

可是郜总监并不放过我,他端着酒杯从巨大的圆形餐桌另一端绕过来,说,妹妹,哥哥先干为敬!

 

我惶恐不安站起身,端起一杯水,说,真不会喝酒,我以茶代酒吧。

 

郜总监夺过我的水杯说喝水哪行,他很响亮地把酒杯蹲在餐桌上,水花溅出来洒落在我的外套毛衣,我有些想逃,随手抚了一下被打湿的衣服,再次说,我真不会喝酒,大...哥。

 

或许是我的窘态更刺激的郜总监,他哈哈大笑,把酒杯端起来送到我嘴边,说,就冲这一声大哥,你这个妹妹我认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妹,这杯认亲酒妹妹必须喝了!

 

我说我没喝过酒,众宾客却也在周围笑嚷,喝了!喝了!一杯酒而已,只喝这一杯!

 

我用眼神求助带我去的副部长宋哥,他也笑着说,你喝一小口意思意思吧!

 

郜总监把酒杯塞进我手里,自己又满了一杯,咕隆倒进嘴巴,说,哥哥再干一杯,妹妹一口都不喝太不给面子了吧!没喝过酒总有第一次,这次你就把第一次给哥哥好吧!

 

周围一阵哄笑,旁边又有人说,实在不会喝就喝一小口,喝不醉的。

 

郜总监用无奈的语气说,行吧,妹妹就喝一小口吧!

 

为了快点结束当焦点被围观的窘迫,众目睽睽之下,我只好抿了一小口酒,兀自坐下来,不再回应众人的高谈阔论。

 

等郜总监回到座位上,我趁所有人都不注意,正在伺机把口中的酒吐进茶杯里,郜总监又瞄准我说,妹妹的酒还在嘴里没咽进去吧?

 

我呆了,口中的烈酒顺喉咙口灌进脏腑,在我肠道中燃起一条火龙,我的脸也烧起来,整个筵席都被虚化,我就那么硕大无朋地立于舞台中央,每一次试图潜逃都被郜总监的追光放大,加强,手足无措,茫然无助,只听得见台下嘘声一片,笑语喧响...

 

难道朱清华就是这样认识我并记住我的?

 

我只记得后来郜总监指着他向众人简短介绍,我表弟,朱清华。沉吟片刻,郜总监又说,搞拆迁的,再难缠的钉子户在弟弟手里都不是事儿,拆个城郊小村,少说能赚上千万,几年前我去他家,嗬,那大院子,哈哈哈……

 

大家心领神会,都跟着哈哈哈。

 

郜总监的介绍似乎佐证了我之前对朱清华的臆断,一个敲碎钉子户的拆迁大佬,气场果然是盖不住的。

 

3

 

当时宴会上有人面对面建了一个群,群建好后,朱清华很快私加了我,说,你好,我是朱清华。

 

他的头像是他本人的胸以上自拍,酷拽的表情,方正的脸,竟然达成和谐统一。穿一件月白色的衬衣,左边胸前别了一枚硬币大小的红色的徽章,我放大了也没看清这像国徽又像党徽的,到底是什么组织的徽章。

 

直到一年后,也就是一周前,我特意问他,才得知那是一枚中小企业协会的徽章,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其实一年来他断断续续也和我聊过几次天,也曾邀请我一起聚聚,说是加深加深感情,或者谈谈合作,宋哥也曾力邀我一起去见见他,都被我推脱了。我并不是陈白露,也志不在做生意,我觉得我更适合做一个倾听者、观察者和记录者。

 

而他隐形大佬的气场总是让我想收起自己的光芒并隐身,最好既不被看到,又能悄悄瞭望,毕竟他这样一个新鲜的人设,是我从未近距离观察过感受过的。写故事的女人好难,就是这样矛盾交织。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月前的某天,他忽然丢进我微信对话框一条消息。

 

他说,凤凰,到底什么时候能见你一面?我需要你帮我!

 

我有点惊讶,他见面的迫切冲出了手机屏,我仿佛嗅到了浓浓荷尔蒙的气息,可是他却说要我帮他,帮他什么呢,我不是救世主也早过了想当圣母的年龄。

 

我说我一个写字儿的能帮你什么呢?

 

他说我想请你写写我的故事,保证催人泪下,见一面吧!

 

我说,写故事?我好像记得你是搞拆迁的?

 

他说是,工作其中之一,烂尾楼的收购和盘活,拆迁的升级版。说着,他又发来一个位置。

 

我问,办公地点?

 

他说是,其中之一,东楼307,非常需要你来指导工作。

 

他又用了一次“其中之一”和“需要你”这两个词,两个词都颇有分量,不知怎么,我的心莫名其妙怦怦跳乱了两拍。

 

我放大他发来的那个位置,竟然是...省.政.府。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我两米八的气场忽然就被那个位置熄灭了。

 

过了好久,我回复说,我哪敢指...导?

 

他说,第一次见面就感觉与你气场相合,真的,这是有科学依据的。我现在这边项目太多,几个人忙不过来,需要新的力量加入,我觉得你最合适。

 

气场相合?还有科学依据?难道隐形大佬同样感受到了我的两米八?我被他的措辞逗得笑出声来。

 

我说,我哪有那个实力?你们都有什么项目啊?

 

他说,项目很多,矿业,教育,不良资产,工程等…我想让你帮我。平时应酬很多,需要你帮我整理,并提出建设性意见。

 

我需要一个向我泼冷水的人,我觉得你最合适。他又说。

 

只是泼冷水这么简单?我想,冷水谁不会泼?我已经四十加,写了那么多情感故事,听了那么多粉丝倾诉,我早不是当初那个傻白甜了。

 

不说是修炼千年的妖精,至少我现在已经能够婊气十足问他:那么我能得到什么?

 

金钱,声望,和有可能的方向。他很快回复。
来源: http://www.ycdc365.com  版权:http://www.biaoyuba.com   原创 http://www.shou1234.com     评论 http://mboc365.com    转载: http://www.rom1688.com  娱乐:http://www.0796001.com
洪水疫情提醒:http://www.blogpsk.com   http://www.officialbruinsjerseystore.com   http://www.cqswty.com   http://www.lycjea.com
http://wwwabg333.com
http://wwwabg666.com
http://wwwabg888.com
http://wwwallbet.com
http://wwwallbet.net
http://www666abg.net
http://www333abg.net
http://www888abg.net
http://www000ab.net
http://wwwallbet.us
http://wwwallbetgame.us
 

 

接着又加一句,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别着急拒绝我。

 

我回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心里更是惊讶惊诧以及惊愕,他酷拽的脸在我眼前忽远又忽近,一会儿又与郜总监的脸重合在一起,这对表兄弟是要搞什么?这个世界太复杂!

 

之后两天,他没再追问,我想可能是他给我的考虑时间吧,是的,我的确想了很多,我忍不住一直在回味他所说的那些话里面有什么终极含义,其中究竟包含了几层意思,有没有什么阴谋阳谋。我也想到了,除了我本身,我有什么值得他谋的。

 

第三天下午,他发过来和上次意思相同的一段话,只是加重了想得到答案的语气。

 

他说,凤凰,我真的很需要你帮我!你到底有那个心没?给我个答复,我好做准备。

 

我说,我能力有限,能帮你什么啊?

 

他说,提醒我,鼓励我,安慰我。

 

我说,就这些?

 

他说,我也不知道,直觉告诉我需要你!每次想到你,我的心就会安静下来,这种感觉很奇妙,很舒服,你一定要答应我!

 

他诚恳的语言又一次给了我勇气,我再一次婊气地问,我能得到什么?

 

我也不知道二十年前那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仙女哪里去了,现在的我变得功利起来这么理直气壮。

 

他回复说,所有。

 

你想要的所有。

 

我盯着那几个字看了好久好久,这个答案是我想要的吗?什么人才有资格得到他的所有?我心里升起千万个疑问,他这到底是找合作还是找老婆?

 

可是我不知道这么直截了当问他合不合适,关于他的一切就像是西游记中弥勒佛那条吸噬一切的布口袋,那种神秘又强大的力量既让我惧怕,又让我向往,我怕我懵懂之中就会被吞没,又向往他所说的…所有。

 

沉默了一会儿,大脑中一片空白,想到此题暂时无解,我索性丢下手机,打球去。

 

4

 

第二天是个周末,朱清华一大早就微信问我,凤凰,起床了吗?今天周末,正好也没什么事,见个面吧!

 

见个面吧?终究是要见面了吗?这就到了见面的时候了吗?我好怕见了面一切都不一样了呀。

 

我沉吟了一下,还是想缓一缓,再缓一缓,我有些怕,生活巨大的惯性让我们既渴望改变又惧怕改变,我的第六感在担心见面之后会控制不住事态。实际上我还没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会如何发展,是悲剧还是喜剧。

 

我就回复说,我身体不舒服,还是改天吧。

 

过了很久,朱清华发来一段文字。

 

对不起凤凰,我这些天太忙,甚至头昏脑涨那种,对你关心太少了,得知你身体不舒服,我特别放心不下,现在就想去看看你,可以吗?

 

来看看我?从省会奔赴县城?我们是什么关系?我懵了。

 

朋友?合伙人?可是我们并没有开始合作,这是一个怎样暖心的准合伙人?他真的仅仅是要合作吗?

 

我心头如小鹿乱撞,不知道该答应还是该拒绝,我点开他的头像看,照片上,他还是那种江湖大哥的范儿,酷帅酷帅的。

 

女人对江湖大哥以及肇志仁们,有一种水火两极的矛盾心理,女人既怕被老大吊打玩弄所以敬而远之,又梦想是老大的至爱唯一,居万人之上似王的女人。

 

可是老大的至爱唯一,或许需要几辈子的好运加持吧。相比之下,远远避开,应该比较稳妥安全。

 

想到这里,我再次拒绝了他的关怀,说,只是小毛病,不用麻烦了。

 

可是他并不放弃,坚持说发位置吧凤凰!发位置吧!你难道要我用别的办法找到你吗?

 

我语塞。心里有个声音蛊惑我引诱我说,豁出去了!见面又怎样?发位置就发位置!

 

我怀着忐忑发了一个位置给他。

 

他拿到位置,发来一个欢乐的表情,又比了个OK的手势,说,很快就到,最多一个小时,等我!

 

一个小时?这么快!

 

我有一种莫名的慌乱,赶紧起床,洗澡洗头刷牙洗脸,水乳霜精华护肤,粉底防晒口红眉粉,对着镜子涂了又擦,擦了又涂。

 

完了头发怎么都吹不好,我又下楼去找理发店,一个小时很快被我折腾完了,看了几次微信,都没有他发来的消息,说好的一个小时到呢?

 

左等右等,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我放下矜持,微信问他,你到了吗?

 

没有回复。

 

再等十分钟,我又问他,你走到哪了?依然没有回复。

 

我心里焦躁不已,既担心他路上会不会有什么事,更担心自己被耍弄,一年前我拉黑了郜总监,难道是他派表弟来调戏我找我麻烦了吗?这个故事真有点长,没想到一年后还会有这样的曲折。我为自己的轻信羞愧不已,我之前竟然还对朱清华有一点点春心荡漾,想到这里我真想原地死一死。

 

我的头发吹的这么好看,脸这么白,眉毛这么妩媚,嘴唇这么娇嫩,想想我为了见他,把自己这一通折腾,捯饬,难道只是为了合作面试?

 

我点开微信,没有新消息弹出。我恨恨地想,这么大人物,值得这么大动干戈报复我么,究竟想要怎样,出来说个明白!

 

度秒如年。

 

再等五分钟,五分钟后还没消息,就再也不见。我把之前长长的期待像草纸一样卷起来丢进垃圾箱,下决心斩断那个被他带飞的旖旎的梦。

 

我又看了一眼微信,他忽然发来语音电话,愣了几秒,我点了接通。他欢快地说,凤凰,我到了,你在哪?

 

我说你怎么才到?

 

他说哎呀,市区堵车耽误了一会儿,出了城上高速我就打开导航着急往这边赶,谁知道越急越出错,竟然被半路导到国道上去,绕了好大的弯,国道车多不好走,唉,多少年没犯过这种低级错误,竟然忘记设置高速优先……

 

我说你怎么不回复我微信?

 

他说我在用你发的位置导航呀凤凰,对不起!

 

他无辜的语气忽然让我觉得我成了戏精本精,我差点就被我神奇的想象力和复杂的内心戏杀死。

 

5

 

太阳好大,看看时间,转眼已经十一点,我下楼出门又被晒回家,拿了一把淡紫色的太阳伞,撑着伞走出小区大门,一眼就看见了他。
 
他看起来身高有一米七七七八的样子,身上没有中年男人的油腻肥,一件纯白的体恤,蓝黑色长裤,干净的黑皮鞋,远远望去,令我生出一种青葱少年玉树临风的恍惚感,但是他好像曾和我说过,他48岁。
 
他也看见了我,站在车旁笑着向我招手。我穿过马路,收了伞,钻进他为我打开的车门。
 
车里空调开着,很凉爽,他为我关上车门,才绕到驾驶室打开门钻进去,坐好系上安全带,侧身温柔地问我,想吃什么?
 
我笑了笑,心想我总不能说随便吧,多俗。
 
我说,走走看看吧。
 
轿车无声地滑进正午的车流,马路上被太阳晒出了一层油,像反射着潋滟水光,他好久没有说话,我也安静地从街边招牌上寻觅与某种饮食的一见钟情。
 
县城不大,转了几条街,没有什么渴望停留的餐厅,我眼睛余光感受到朱清华一直在悄悄观察我,他终于问我说,没有你想去的餐馆儿吗?
 
我微笑摇头。
 
他说,好,跟我走吧!
 
去哪?
 
我那儿行吗?
 
他调转车头,并不等我回答,一脚油门车速已经提到八十,驶向环城路。再向北就是高速口,很快。他说。
 
我听出一种用了心的安抚,我装作不在意,笑了笑说,知道。
 
他打开CD,问我,喜欢听什么?
 
我笑了笑,说,都可以。
 
音乐的旋律流淌出来,竟然是,梦中的婚礼。
 
他在车里竟然听钢琴曲,我有点意外,还是梦中的婚礼,我问他,你喜欢理查德克莱德曼?顿了顿,我试探地又问,你...懂音乐?
 
他竟然羞涩地笑了,看我一眼,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玩儿过十年乐队,没想到吧?
 
天啊,我想我当时的惊诧一定大写在我的脸上,我竟然想到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两本话本小说的名字,陈建斌的脸也浮现在我的眼前,他那句:你还有什么是朕所不知道的?完全道出了我当时的心声。
 
我望向窗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到了省城,他带我到一家私人会所吃饭,吃到一半,有人打电话来,说要找他谈一个项目。他报了会所的地址,说你们过来吧。
 
我们吃完饭,换了一间竹篱茅舍泥巴墙的茶室,刚坐好,客人就来了,是两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恭敬地与朱清华寒暄,大家重新排序坐下来,一边喝茶聊天,一边拿出两份资料研究交流。我坐在一旁打开手机玩,眼睛不时飘出手机观察他们,特别是观察朱清华。
 
他也时不时会在聊项目的间隙看我一眼,对着我笑。
 
后来又来了一拨人,有男有女,六七个,茶室有点小了,坐不下,叫服务员过来带领大家换去一间大茶室,重新坐下,上茶,又聊了很久,一直到天都黑透了,又叫来服务员点菜。
 
吃到很晚,他喝了酒,等客人都散去,他把车钥匙递给我,说你来开吧,我告诉你怎么走。
 
我问,去哪?
 
他说,送我回家啊,去我那坐坐吧,不叫代驾了。
 
6
 
我想起初见的宴会上,郜总监对他的介绍,忍不住调侃说,你今晚是准备带我去夜游你家的超级大院子了吗?
 
他怔了一下,哈哈笑了,说,哪有,别听郜总瞎说!那是我爹开的小酒厂,收拾得挺漂亮,我不在那里住。
 
我疑惑说,郜总?那不是你表哥吗?他当时介绍说你是他亲表弟!
 
他又哈哈哈笑了,说,他当时不还说你就是他亲妹妹的吗?
 
……哦,原来是这样……
 
车子驶进新区,在一个小区门口被他叫停,永威翰林居。
 
他说,随便把车停路边车位里吧,进地库太麻烦,我平时都喜欢停门口。我说好。
 
停好我们下车,刷卡进入小区,一阵花香袭来,似有水声,假山隐约,花木葳蕤,行走时有清风徐来,昂首竟有明月悬空。我忍不住说,你们小区环境真美。
 
他笑笑说,还行吧,你喜欢?
 
我心想,我…哪敢喜欢。悄悄问了度娘,均价三四万一平,我县城的房子估计只能买这里一个厕所吧。
 
我们并肩而行,漫步在弯弯曲曲的林间石板路,他和我说着话,树上偶有鸟鸣,一切仿佛都很熟悉,心里感觉犹如已经相携走了半生。上楼,开门,他打开鞋柜递给我一双粉色拖鞋,说,我女儿的,换上吧。
 
我问,女儿呢?
 
他说,女儿在西区检察院上班,去年刚上班,我在检察院旁边给她买了房子,方便一点。
 
嫂子呢?在那边陪女儿住吗?
 
没有,我们离婚了,我记得和你说过我是是单身。
 
他从抽屉给翻出一本离婚证递给我看,我尴尬地看了一眼,忽然感觉脸变得滚烫,我是怎么了,我在沙发上坐好,盯着脚上的拖鞋不敢抬头,心里很害怕他看见我在脸红。
 
他倒了一杯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问,喝水还是喝茶?你困了吗?很晚了,我带你去我卧室睡吧。
 
我问他,你睡哪?
 
他笑了笑,说,别的卧室都没有收拾,乱七八糟,我睡沙发就好。
 
我把包包放在沙发一端,靠在沙发抱枕上说,那你睡卧室,我睡沙发吧。
 
我心想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伪,仿佛我睡沙发就能保住清白,就能安全一点一样。我究竟在想什么,怕什么,期待什么,朱清华并非白痴,他也许什么都了然于胸,他拉起我的手,把我推向卧室,说,怎么能让你睡沙发。
 
我挣扎了几下,我说这么舒服的沙发我怎么不能睡。
 
朱清华用力把我推向卧室,我脚上的拖鞋被他推掉了一只,我们一起回头看那只鞋,不知怎么我忽然想起灰姑娘的水晶鞋,我的王子是朱清华吗,为什么我忽然有点想哭。
 
朱清华拉我到卧室床前,扶我坐在床边,帮我伸开被子,弹弹枕头,温柔地说,睡吧,我睡外面沙发,你有事叫我。
 
我说好。
 
他转身走到门口,说,我帮你关灯。
 
我站起来说,谢谢,我自己关。
 
我心里想,他这么君子,我就关上门好好睡一觉吧,这一大天都端着,真的好累哦。
 
朱清华走到门口,帮我按熄了灯,我走过去关门,没想到他突然转身将我抱住,紧紧抱住,并且低下头吻上我的嘴,他很用力的吸吮我的嘴唇,舌尖像小蛇一样撬开我的牙齿,挑逗我的舌尖,一忽儿缠上一忽儿卷住,一忽儿又像吸食蚌肉一样把我的嘴唇和舌头都吸入他的口中,我推不开他,只能软绵绵眩晕在他怀里,任他摆布。
 
当我从眩晕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躺在了床上,完成了人生的大融合。
 
他搂着我动情地说,你给我初恋的感觉,第一次见你,就再也忘不掉。
 
我像小动物一样蜷缩在他怀里,呻吟道,你这样发展太快了,我有点害怕。
 
他拍了拍我的背,温柔而肯定地说,怕什么,我会对你负责,会娶你,爱你,不要担心。
 
我说,我明天还要回去上班。
 
他说行,明天我送你回去上班,这边我抓紧处理好一些事,就去接你过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做事,同进同出,永远在一起。
 
我有点不相信,问他,多久?
 
他说,很快。
 
很快是多久?
 
他想了一下,说,一周之内。
 
7
 
可是到今天已经整整一周,朱清华并没有来接我。
 
我从故作矜持,到彻底绷不住在微信上质问他,是在今天早上。
 
我问他,你不来接我了是吗??
 
他说,也不是。
 
我说,没想到你变得这么快!
 
他说,我没有变。但是事情有些变化,你再等等。
 
我问他,什么事情?什么变化?
 
他说,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你要相信我。
 
我说我就是太相信你!你究竟是为什么!你让我好失望!
 
他说,我想给你更好的生活,真的,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说和你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生活,求求你来带我走。
 
他说现在真不行。
 
我瞬间崩溃。
 
一周以来,我以为我终于可以拥有全新的生活,是我所从未生活过的生活,甚至两天前我们聊天,还一起畅想我们的未来。我说我想要一个浪漫的婚礼,他说那必须的。我说我姐姐家里几套房子都是姐姐的名字,他说那都不是问题。我说五十岁之前我想去一次西藏,他说我陪你。我说我不想上班不想写文不想被看见,他说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养你。
 
可是刚才我问他为什么还不来接我,他和我说的是“现在真不行”。
 
我突然间灰心极了。
 
活了半辈子,我竟然还在做一个风花雪月的梦,竟然还相信有个英雄一样的骑士会披荆斩棘迎风而来将我带走,竟然还期待做一个不问钱粮只管吟诗作画读文章的娇太太。
 
算了!算了!
 
我还是开始我的写作吧,还是投入全部精力好好重新做我的号吧,自从我去年初搁笔以来,我何曾认认真真写过字?我发现我的每一次奋发都是因为失恋或者失意。
 
于是其成也速,其亡也忽,幸福令我陨落,不幸使我崛起,我的人生就是被感情支配的过山车。
 
失恋对于我也许是好事,从今天开始,我要化悲愤为动力,我要把我的爱恨苦乐离合悲欢友情亲情爱情师生情以及写作的经验做号的失与得阴谋和背叛谄媚和翻脸写成一千零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就叫《一个女博主的一千零一夜》。此篇即为序言。
 
我想如果等我的故事写完你还在,我们都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来源: http://www.ycdc365.com  版权:http://www.biaoyuba.com   原创 http://www.shou1234.com     评论 http://mboc365.com    转载: http://www.rom1688.com  娱乐:http://www.0796001.com
洪水疫情提醒:http://www.blogpsk.com   http://www.officialbruinsjerseystore.com   http://www.cqswty.com   http://www.lycjea.com
http://wwwabg333.com
http://wwwabg666.com
http://wwwabg888.com
http://wwwallbet.com
http://wwwallbet.net
http://www666abg.net
http://www333abg.net
http://www888abg.net
http://www000ab.net
http://wwwallbet.us
http://wwwallbetgame.us